有一種性叫做偶然

我始終以為,這個世界只要有了合適的人物、時間、地點,那麼就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讓我有這樣的概念的原因是源於一次切身的體驗。

與孫姐認識是在我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她比我大幾歲,孩子剛上小學,也許是結婚早的緣故,她非但沒有婦人的那種感覺,反而更好像一個未婚的少女。因為我剛上班,對好多事情都不懂,孫姐卻是個熱心人,很關照我,她對我說覺得我就好像她的親弟弟一樣。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平時相處我總是把她當作一個姐姐來對待。

彼此相處時間久了,也就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當然,只是涉及到工作和生活中的事情,畢竟在一個單位工作,相關的話題非常多。不過一次意外,讓我對孫姐有了完全不同的認識。

那天平時交往密切的一幫朋友去泡吧,最初是很高興的,大家一起喝酒、聊天、跳舞,每個人都很開心。可是到了後來,也許是酒精的麻醉,我感覺孫姐情緒不太好。

沒人的時候我問她是怎麼了,她最初毫不言語,後來才說,原來她發現她老公在外面有女人了,而且已經很久不回家了。我很驚訝,因為平日裡的孫姐總是給人輕松愉快的印象,更何況,我不覺得哪個男人會厭煩孫姐這樣的女人。這樣我才知道,原來現實與理想是有著直接差距的。作為平時就關係很好的同事,我只能盡力去安慰她,同時我們的酒也越喝越多。

從酒吧出來,孫姐明顯醉了。她走路都開始打晃了,我只好攙扶著她。那天所有的朋友都沒少喝酒,大家打個招呼就陸續離開了,只剩下我跟孫姐。我說送你回去吧,孫姐說了地址,我們打車就去了。

原本我想送她到樓下就離開,可是她一下車我就知道必須要送她上樓了,因為她已經根本站不穩了。我攙扶著她上了樓,她雖然醉了,但還是認識自己的家門,她一再對我說謝謝,把我弄的很不好意思。

進了她家的房門,我把她攙扶到了臥室。我對她說:“你醉了,好好睡一覺吧,我走了”。她迷迷糊糊的答應我,然後我看到她一邊試圖蹬掉腳上的靴子,一邊在解開衣服。夏天的悶熱讓人很煩躁,我自己在家的時候也是習慣裸體的。看到孫姐這樣,我笑了笑,決定幫她把靴子和衣服脫掉。

其實我當時絲毫沒有與性慾有關的任何想法,我只不過覺得作為一個好友,我應該這麼做而已,我應該讓她睡的舒服一點。於是我替她脫掉了靴子,她的雙手不停的在胸口尋找著衣服的扣子,可是她根本找不到了。我替她解開了紐扣,她的一對在文胸裡的乳房就躍入了我的雙眼。

一瞬間我有些含糊,悄悄咽了下口水,因為自己也好久沒與女人做過愛了。不過理智告訴我,孫姐是好友,是同事,我不能跟她發生關係的。可是當我把她的牛仔褲脫下來以後,借著窗外明亮的月光,我幾乎有些驚訝的看著她的身體。雖然平時就知道她的身材很好,可是我一點沒想到只穿內衣的她竟然如此美麗。她的皮膚很光滑,而且很白。盡管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可身上竟然一點贅肉都沒有。

孫姐依然在喃喃自語,我卻已經完全沉迷在她出人意料的美麗中了。也許男人真的是一種肉體動物?我只知道在一瞬間,我完全改變了想法。

我脫下了她的內褲,她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不過卻沒有反抗我的雙手。孫姐的雙腿搭在床邊,我蹲下來,就正好對著她的陰部。我深深吸了口氣,她的陰部有股香氣,卻也有著女性特有的味道。一時間我的頭腦有些混濁,我始終是個樂意給女人口交的男人,我喜歡邊給女人口交邊感受女人不停的瘋狂,我下意識的去吸允了孫姐的陰部。

女人總是很敏感的,我的嘴唇剛觸到了她的陰唇,孫姐就猛的動了一下,她喃喃的問:「你要干嘛?」我沒有說話,我感到她的陰部很濕潤,我伸出舌頭在她的陰蒂上打轉。  我聽到她長吸了口氣,然後雙手伸過來把我的腦袋向後推,她說:「別這樣,不要這樣。」我已經只沉醉在口交帶給我的興奮感裡,而且我知道孫姐的意識雖然在反抗,可是她的身體卻不會反抗,她已經很濕潤了,我把她推動我的雙手挪開,把舌頭深向了她已經愛液泛濫的陰道。孫姐扭動了一下身體,長出了口氣,她的雙手就搭到了一邊。我知道,她也開始控製不了自己了。

我一邊舔舐著她的陰部,一邊伸手想把她的文胸解開,可是我卻怎麼也解不開。我又把舌頭想孫姐的陰道裡猛的探了一下,她輕聲的啊了一下,然後我聽到她歎了口氣,自己伸手把文胸解開了。我的雙手立刻開始揉捏著她的乳房,我發覺的乳頭已經好硬了。  我把一只手拿回來,開始解自己的褲子,我感到自己已經堅挺的無法忍耐。我一點不敢放鬆嘴唇和舌頭對孫姐陰部的攻勢,我很怕一旦離開,就再也無法回歸了。堅挺的陰莖隨著褲子的放下一下躍了出來,我感到一陣清爽的感覺。

孫姐的扭動越發快速了,我知道她已經要高潮了,因為她不僅在扭動身體,她的愛液已經泛濫成災,她的雙手已經從最初想推開我的舌頭,到現在開始環抱著我的腦袋,讓我把舌頭向陰道裡插的越來越深入。

我猛的把她的雙腿抬起來,這樣她的陰部就跟我的嘴唇處於一個水平線上,我不用再低頭去親吻她的陰部了。而且這樣我的舌頭一下比剛才的姿勢深入了許多,當我把舌頭抽出她的陰道以後,我又猛的向陰道裡伸了過去。孫姐又是「啊」了一聲,可是這次她不再是輕聲了,因為此刻的她,已經徹底動了情。

她的身體不停的扭動,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她的嘴裡不停的發出著聲響,可我不會在她即將高潮的時候放鬆自己。無論她怎麼扭動身體,我都牢牢舉著她的臀部,始終用舌頭在她陰道裡做著活塞運動,而且不僅是這樣簡單的抽插,我時不時把舌頭拿出來讓她感受一點短暫的空隙,也是為了給她一個回味的空間。  一當我的舌頭離開,她就發出一絲意猶未盡的歎息。但是我僅僅是不再用舌頭抽插她的陰道而已,我把舌頭從她的肛門舔到了她的陰蒂,來回不停的打轉,這讓孫姐更加興奮,她的愛液混合著我的唾液不僅早已打濕了她的雙腿內側和我的臉龐,床單上也已經濕了一大片了。

我舔夠了陰蒂,又忽然把舌頭伸入了她的陰道,一陣猛烈的抽送後,孫姐的身子忽然不再扭動,而是越挺越高,她的呼吸也忽然好像停止了一般,我知道,她高潮了。

高潮過後的孫姐一身是汗,她已經軟軟的癱在了床上。我身上也全是汗水,用口交帶給一個女人高潮雖然是我的愛好,卻也真的很費精神。我吸了口氣才發覺,原來自己的陰莖依然在下面不停的跳躍,我看了看癱在床上的孫姐,走到了她的身邊。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孫姐原來已經酒醒了,她的眼睛很明亮的看著我。我忽然覺得很慚愧,不由得低下了頭。孫姐忽然笑了,她輕聲說:「你還沒完吧?」她的話讓我一愣,隨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我有點不自在的點點頭。  孫姐沒說話,她伸手輕輕握住了我的陰莖,把我向她身邊又拉了一下,我的陰莖就碰到了她的嘴唇。她抬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讓我覺得既有暧昧也有狡黠,更有點我說不清楚的意思,我有點不自然的笑了笑。她的眼睛裡忽然滿載著笑意,然後她低下頭去,伸出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輕輕繞了一個圈。

我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孫姐的嘴唇沿著我的陰莖親吻過去,我感到她的舌頭順著嘴唇不停的舔舐著我跳動的陰莖,她把我的陰莖從左邊一直舔到右邊,然後她溫暖的嘴唇就緊緊包圍住了我的陰莖。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口交給我帶來的快感,孫姐的的嘴裡很溫暖,也很濕潤。  她一邊用嘴巴來回抽動著我的陰莖,一邊舌頭在我龜頭上不停的打轉,我恍惚間感覺竟然比插入陰道的刺激來的更為激烈。我忍耐不住情緒,伸手環抱著她的腦袋,她很順從的向前靠了靠,這讓我的陰莖在她的嘴裡插入的更深了。

我抱著她的頭,開始慢慢把陰莖向她的嘴裡推動,緩緩動了一會,我不由得加快了頻率,孫姐很認真的把頭抬起來一些,嘴巴彎成了圓形。我又抽動一會,孫姐忽然把我的陰莖從她嘴裡拿了出來,我一愣,孫姐看看我笑了說:「你想射了呀?想射就射吧。」她說完就又把我的陰莖含住了。  我卻沒有抽動,我輕聲說:「我想要你了呢。」我邊說邊把手伸向了她的陰部,我驚訝的發現她那裡依然濕潤的很。孫姐吐出了我的陰莖,輕聲笑了下說:「我喜歡吃你的雞巴。」說完話她似乎也覺得不好意思了,把頭轉向了一邊,可我卻看到了她滿臉含羞的笑意,這讓我明白了一切。

窗外的月光分外的明亮,涼爽的微風不時吹拂著我們的身體。我站在孫姐的兩腿中間,她把雙腿抬了起來,伸手拉了下我的陰莖。我清楚的看到她閃爍著愛液的陰唇,我用手扶著自己的陰莖,在她的陰唇和陰蒂上來回摩擦起來。  孫姐扭動了一下,我一下就把陰莖插了進去。我感到自己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依然跳動,她也感覺到了,我看到她咬了下嘴唇,又把臉轉到了一邊。我從來沒想到孫姐也會表現出這種小女孩的害羞,也許女人在面對有好感的男人的時候都是如此吧。  孫姐的腰扭動了幾下,我卻沒有動。她轉過來有些詫異的看看我,我順著她的胸部一路向上吻了過去,她把頭向後仰去,我的嘴唇在她的脖子上徘徊了一會,終於爬上了她的臉龐,於是兩個人的嘴唇就親吻到了一起,我們不停的用舌頭探求著對方的口腔,她的舌頭伸過來,我要纏著好一會才讓她回去,我的舌頭伸過去,她依然不放開,臨讓我回來還會輕輕咬我一下。

我忽然明白,原來我從來沒有真的把她當作姐姐,而是當作一個非常讓我愛慕的女人來對待,所以我才會在這一夜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我們不停的親吻著對方,這是一個多麼漫長的吻啊,時間仿佛都在這一刻停下了匆忙的腳步。

我忽然感到自己的陰莖在跳動,原來是如此柔情蜜意的吻讓我的情緒達到了頂點,我似乎要射精了。孫姐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不過她並沒有讓我拔出陰莖,反而是伸手把我的腰摟得更緊了一些。我離開了她的嘴唇,在她耳邊輕聲說:「我還想繼續。」她沒說話,可是我能感到她的笑意。  我又站了起來,把陰莖從她陰道裡拔了出來,陰莖帶著愛液從她的陰道裡出來,愛液依然連綿著,就如同我們此刻的心意一樣。我的陰莖因為愛液的滋潤而閃爍發亮,我重新把陰莖插了進去。  這次我終於再也無法忍耐了,我瘋狂的迅速來回抽動著陰莖,孫姐不停的迎合著我的抽插,在愛液陪伴下,啪啪的身體撞擊聲不停的發出來,這讓我們更加瘋狂,孫姐開始叫了起來,我也不停發出大聲的呻吟,我感到我們兩個人的汗水已經把整張床都打濕了。  隨著好長一陣激烈的抽插,我終於達到了高潮,我猛的把陰莖從孫姐的陰道裡拔了出來,用手來回迅速套弄著陰莖,然後白色的精液就飛躍出來,跳落到了孫姐的臉上、頭髮上、身上。孫姐大聲喘息著,我一邊射精,一邊用拇指摩擦著她的陰蒂,我感到她也到了高潮,陰道裡一陣陣熱氣噴到了我的手上。  我用手指在她陰唇上來回摩擦,她的陰道似乎也在一張一合的迎接著我的刺激。終於,一切都平靜下來,整個世界只剩下我們的呼吸聲。

我滿身汗水趴在了孫姐的旁邊,她依然在喘息,我伸手把她抱在了懷裡。我在她嘴唇上輕輕吻了一下,環抱著她的雙手緩緩摩挲著她的乳房。孫姐漸漸放平了呼吸,她輕聲問我:「怎麼沒射在裡面?」我微笑了下說:「我不想給你惹麻煩。」我看到她閉上眼睛咬了下嘴唇,她輕聲說:「謝謝。」我擺弄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在她身上來回撫摸著。  我說:「對不起,其實……」她歎了口氣,然後又笑了,對我說:「沒什麼的,你不要說了。」我心裡忽然湧起一種帶著愧疚的感動,可我除了親吻她的臉頰還能做什麼呢?

那天夜裡,我們相擁而眠。清晨的時候,我莫名的醒了。用清水洗了下臉才發覺不過是4點多。我悄悄離開的時候,孫姐依然在安靜的睡著,我站在她旁邊凝視了她好一會,我很想親吻她一下再離開,可我知道昨夜只能當作場夢而已,是應該夢醒的時候了,不僅是我,也包括她。


相關文章:
蕩婦李靜之鄉村軼事
老婆做了一次雞
微信約失寵少婦
換伴樂交流
人妻女神小杰
楊鈺瑩性奴生活
隨心所欲
美麗人妻學姐的乳汁
按摩師調教雅琪
一夜情原來那麼美麗

熱門小說:
姐姐系列之藝術之路(上篇)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