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同乐

刘海双手还捏著王嫂的木瓜大乳房,嘿嘿笑道:“哦……你们都来了。我们两人等不及了就操了起来,还望夫人您见谅啊!”王嫂的阴道的淫水还流着,顺着插在里面的鸡巴滴在地板上,大家见了都忍不住了,也没说什么了。

李花见了也不禁淫笑:“我们一进门就听到有人叫‘哎哟老公啊……我的阴精出来啊……’是谁啊?”

王嫂笑道:“太太你就不要笑我了,待会儿啊,我们少爷还不是要操你的大肉穴?到时候我想你叫得还比我淫啊!”

李花一笑,上去抓住塑料鸡巴:“好你个王嫂,和我老公操了穴还敢说老娘啊,看我弄死你!”说完狠狠地往王嫂的阴道里抽插起来,自己还伸出舌头舔著两片粗大紫黑的阴唇片:“唔……这阴唇妈的比我的还大啊!唔……老公你也别停啊,咱们玩死这淫货。”

刘海淫笑向吕红道:“小红啊,来让公公亲亲啊……小波你也别闲着啊,看你妈那淫样……来一起玩啊!”

吕红笑着扒光了衣服坐在刘海的身边,两人搂着亲吻起来。刘海捏著吕红的奶头笑说:“哦……还是咱们媳妇的乳房好啊!真嫩!好滑啊……”

刘波从后面扒了母亲李花的衣服,跪着舔起了母亲的大肥穴;刘海的鸡巴操著王嫂的屁眼,手却抠著媳妇吕红的肉穴;李花帮王嫂抽插著阴道,儿子还舔著自己的肥穴,不时还用手指狠狠的抠几下,一家人真是淫乱至极。

这个时候,连刘海的女儿刘芳和他丈夫吕强也进了屋。这吕强不是别人,正是吕红的大哥,也是刘海这个银行行长一手提拔的办公室主任,是大家乱伦的成员。

刘芳和吕强见了哈哈大笑:“哎哟啊……看咱们家都成什么了?乱伦操穴大会啊!”

李花回过头淫笑:“死丫头,还笑!你的穴也不也是让你爸爸和大哥给操烂了吗?嘿嘿……”

吕强淫笑道:“妈啊,今个我让小芳给爸操,你的大肉穴也让我来操操啊!小波,怎么样?”

刘波一笑:“没问题,我也好久没操咱们小芳的嫩穴了。”

刘海笑说:“还嫩穴啊?还不给吕强这小子给操阔了!”

刘芳淫笑:“爸爸你坏……来,女儿让你摸摸我的嫩穴……”说著就走了过去,扒了衣服张开腿露出可爱的嫩穴,两片小阴唇早就湿润了,粉红的阴道里也流着淫水。刘海伸手摸了摸,笑说:“哎哟……还是咱们女儿的淫穴嫩啊!可真滑。”

吕强也扒光了衣服,和刘波一起抱着李花捏乳房、抠肉穴。李花淫笑:“好了,人都齐了,我看大家就开始淫乱吧!走,上咱们家的‘擂台’去。”大家都大笑起来。刘海从王嫂的屁眼里抽出自己的大鸡巴,鸡巴红红的,全是屁眼里的肛液,自己见了也淫笑:“妈的,王嫂的屁眼里的水也不少啊!”说完还狠狠地捏了一把王嫂的大奶头。王嫂更是淫,鸡巴还插在肉穴里,连拔也不拔了,夹住就起来。

大家一起上了二楼,开了一间房,看见一张至少是用十张大床合的超级大床,还真挺像是擂台呢!大家一开始就乱了,刘海抱着自己的女儿亲吻著,手指挖著吕红的阴道:刘波和吕强一起抱着母亲李花,一人猛吮一边大乳房,手也狠狠的挖着肉穴;王嫂用力撸著两人的大鸡巴……

李花这时候坐起来淫笑说:“好了,大家就开始操穴了吧!”刘海嘿嘿淫笑道:“好,我操咱们的宝贝女儿。”刘波:“不行!爸,您还是先操我老婆吧,让我先操妹妹。”他马上拉过刘芳在肉穴上舔了起来。刘海:“妈的!好,老子就把小红给操翻了穴……”他也把小红拉入怀里。

吕强笑道:“岳母大人,你的大骚穴我就来操哦!王嫂,你也来玩嘛!”说完,抱着李花亲吻起来。

王嫂淫笑着说:“我啊,早就想和姑爷你操穴了……啊……啊……哎哟!这鸡巴可真大啊!操进穴里还不爽死了?唔……龟头也这么大……”她边吮吸著鸡巴,边用手挖著李花的淫穴,把李花的淫水挖得是“哗哗”的流:“哎哟……王嫂这淫货可真会玩穴啊……用力往里面抠啊……阴蒂啊……啊……”

李花再也忍不住了,把吕强推倒便蹲了上去,王嫂笞÷狼康拇蠊晖诽蛄思?下,把自己的口水吐在李花那黑红的阴道口上,然后塞进龟头,淫笑着道:“好了,夫人,你们就好好的干穴吧!”李花大屁股“噗滋”一沈,觉得自己的阴道一涨,一根火热的鸡巴插进了自己的穴里,大龟头顶在子宫上,不禁大叫:“哎哟……好女婿啊……你的鸡巴可好大啊……把妈的肉穴撑裂了……用力顶吧……妈要你狠狠的操穴啊……啊……”

刘波和妹妹刘芳听了直笑,刘波说:“大家看咱妈多淫啊,和小芳的丈夫操上穴了啊!”刘芳抓着大哥的鸡巴也淫笑:“咱家的人不都这样嘛,看,咱爸还和你老婆操上了呢!就咱们还没有对上鸡巴肉穴了……哥哥,你快操妹妹的淫穴吧!”

刘海的鸡巴“噗滋、噗滋”的边在媳妇的阴道里抽插著,边笑着说:“就是啊!小波,你就快操你妹妹的淫穴吧!看,爸都把你老婆操出那么多水来了……嘿嘿!小红的还真的嫩啊……啊……啊……”

小红边挺著阴户,边淫笑道:“看你说的,还不是咱爸的鸡巴粗,把我淫穴里的淫水给抽出来啊……啊哎哟……爸,用力操我的骚穴啊……啊……”刘海捏住小红的乳房,鸡巴就像是拉风箱似的“咕滋咕滋”直响。

刘波见了也不舔小芳的穴了,把妹妹的屁股抱起来,用龟头在阴唇上磨了几下就是一顶,“噗滋”鸡巴直插入了小芳的阴道里,“咕滋咕滋”的抽插起来。手也不闲着,伸过去捞住刘芳那两个有着李花母亲遗传的大乳房,狠狠地捏著:“啊……还是咱们小芳的淫穴嫩啊……操著爽啊……这奶房也够粗的,和咱妈的有得比呢……嘿嘿……啊……”

刘芳把大屁股往后顶,也叫着:“哎哟……哥,你的鸡巴也大啊!把妹的肉穴都挤满了……龟头又操进子宫口里去了……妈妈你看,哥哥他操死我了……”

李花淫叫答道:“啊……哎哟……小芳啊……你老公的鸡巴还把妈妈的阴道给操坏了……啊……好女婿啊……妈的阴精快让你这大鸡巴女婿操出来了啊……啊……”

吕强从下面顶着李花的穴,手狠狠地捏弄著两个巨乳,笑说:“刘波……你干我老婆,我干你妈……嘿嘿……岳母大人的穴水真是多啊……滑得鸡巴都使不上劲了……”

李花笑着打了下吕强:“你小子尽顾说,快操啊!啊……哦……把我子宫给操开了,你还操啊……啊……”

王嫂在三对淫乱的男女之间不时舔舔李花和吕强的淫穴、鸡巴,不时又用自己的大阴户帮着刘波顶撞屁股,还爬到刘海身边让他边操吕红的穴边抠自己的阴道。这骚货可淫了,她趴在李花的阴户前,看着吕强的鸡巴在阴道里一进一出的把李花两片紫黑的大阴唇弄得是一翻一合,连阴道里的嫩肉也给带出了一截。

王嫂一手用假鸡巴在肉穴里抽插,又伸出舌头在李花和吕强的性器上舔著:“唔……啊……夫人你的淫水可真骚啊……又出了……”她抓住了吕强的大卵泡揉着,弄得吕强呀叫着:“哎哟……王嫂你可真好啊……爽死我了……我操……操……”自己的鸡巴更加卖力地在李花的阴道里抽插著,龟头次次顶进了李花的子宫里,又狠狠地转几下。

李花:“妈啊……这阿强的龟头太厉害了……啊……妈的阴精液来了啊……用力啊……对,往子宫里操……不行了……来了……哦……”吕强觉得李花的子宫不住地收缩着紧吮吸著自己的龟头,他叫道:“啊……妈啊……好爽啊……把我龟头吸住了……啊……”用力顶住李花的子宫口,李花的阴精“咕滋咕滋”的喷出了,浓浓的烫得吕强一抖,他赶紧收缩肛门定住。

李花:“啊……出精水了……我来了……啊……爽啊……哦……好女婿,把我的阴精水给插出了……哦……”边淫叫边打着摆子,吕强用手顶着李花不让她躺下。王嫂见从两人的性器间流下了白浓的阴精,自己一边加快手里假鸡巴的抽插速度,一边把流下的淫水阴精舔吃了,“唔……夫人,你们两人的淫水精液还真骚啊……好多哦……”自己的高潮也来了,瘫倒在床上,阴道里不住地流出淫水。

吕强还不等李花回过神来,猛的一翻身把李花掀倒在床上,狠狠地在她阴道里抽插起来。“哎哟……你这小子,妈的淫水还没有流完呢……啊……操死老娘了……啊……这水又来了……”

刘波在母亲和妹夫的淫叫声里把刘芳的嫩穴也干得是“噗滋、噗滋”直响,“嘿嘿……妹啊,你看你老公把咱妈的阴精给操出来了,我还没有把你的水操出呢!我操……操死你这小嫩穴……”

刘芳听了母亲和丈夫的淫乱的话,也不禁来了:“哎哟……大哥啊……你就狠狠地操小妹的嫩穴吧……我也要出水了啊……啊……快啊……用力操吧……来了……哦……我死了……”刘波把鸡巴头狠狠地顶在妹妹的穴心上,手用力捏住奶房,享受着被热阴精的冲洗:“哦……小芳啊……你的精水好烫啊……大哥我爽死了……还有啊……啊……”

刘芳出了阴精,竟然趴在了床上,刘波大叫:“哎哟!你把大哥的鸡巴给折断了啊!”大家听了淫笑不住。

吕红的骚穴给公公的大鸡巴磨得火热麻,淫水一个劲的流出阴道口:“啊……好公公啊……媳妇的阴精也来了……快操!操啊……我出了……来了……用力操死我吧……啊……啊啊……”自己的阴精也从跳动的子宫里喷在了刘海的龟头上,刘海“哎哟”一声:“好烫的阴精啊!我操死你这淫货……啊……”

大床上的七个人都抱着、淫叫着,大伙见吕强还干著李花的骚穴“噗滋、噗滋”的,自己的鸡巴都又硬了起来。刘波把妹妹翻过了身,接着就操了起来;刘海也让吕红把大屁股翘起,自己抓着鸡巴往肉穴抽插;吕强的鸡巴在李花的阴道里可是一下比一下狠啊,把李花的肉穴都给操翻了,两人的阴毛都是淫水阴精,小腹的撞击发出“啪啪”声,大卵泡有力地打击在李花的肛门上。

“啊……妈啊……咱们操得可真是爽啊……我的鸡巴让你的大肉穴给套死了……快夹我的龟头啊……子宫……对……用力吮吸……啊……”

王嫂爬到了刘海和吕红那边,从后面抱住了刘海,用自己肥大光洁的阴户狠狠地撞击着他的屁股,刘海的鸡巴可就操得更加深了,吕红哪忍得住啊:“哎哟……怎么那么狠啊……公公,你把媳妇的穴给操裂了……哎哟……王嫂,你可玩死我的小骚穴了……”

刘海回头和王嫂相对淫笑着亲了一下,说:“小红啊,王嫂也是为你爽啊,你就让公公狠狠地操你的穴吧!嘿嘿……”

刘波和小芳操了一会,刘芳叫道:“不行了……哥,你的鸡巴好大啊!妹妹的阴精水又要出来了……啊……哥,别停啊……妹妹要来了……快啊……啊……啊……啊……”刘波听了,更加狠更加快地抽插著小芳的嫩穴。

小芳最后尖叫一声:“来啊……精水出来了……啊……哥哥啊……小妹让你操死了啊……”刘波也觉得自己的精水快来了:“小芳等我,咱们一起出啊……啊……来了……小妹,哥的精液射出了……啊……啊……唔……”刘波的龟头一吐,把浓浓的热精水射进了妹妹不住跳动的子宫里,两人的淫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到达了性爱的高潮,抱着不动亲吻著。

刘海听了,鸡巴不禁也想射了,叫着:“好……媳妇啊……公公的精液也要出来了……你用力吮吸我的龟头啊……啊……”吕红马上运力在子宫上狠狠地吸著龟头,阴户不住地往后顶,边叫着:“别……我还没有来呢……快插我的穴啊……快……王嫂你用力顶啊……”王嫂见吕红那么淫,便用自己的大阴户猛顶刘海的屁股,“啪啪”直响,刘海的鸡巴随声在小红的子宫口狠狠地转磨著。

吕强这边也操到了高潮,鸡巴把岳母李花的阴道都操红了,淫水“滋滋”的流出来,李花这时候也是含糊地淫叫着:“啊……死了……又来了……鸡巴用力啊……妈的阴精水要出来了……啊……哦……天啊……来了……啊……”吕强被岳母子宫里冲出的阴精液一烫,自己的龟头跳了几下,他硬是把龟头挤入了子宫里才喷出了浓浓的精液。


相关文章:
双性人
冰冰和爸爸
受尽凌辱的女律师
客车上勾搭上淫荡熟妇
弄巧成拙的报复
乱伦自白
娇美的妈妈
母子销魂
相依为命的女儿
乱伦‧虐待

热门小说:
阿良双飞记
美丽的新娘被闹洞房的人轮番淫污(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经历
我与淫妻的真实经历
换妻奇遇之换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乱伦大混战
戏院的人妻
水运会凌辱名校傲慢学生妹
淫荡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