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少年恋丝记

第一章初闻丝味在90年代后期,这里有一个十分偏僻的小山村,小山村不光偏僻,而且落后贫穷,别说电视机了,就连收音机都没有几个,村里不过百户人口,年年月月土里刨食。

虽然已经到了90年代,快进入2000年新世纪了,但由于小山村十分偏远,就离最近的镇上也得坐牛车近两天的功夫,第一天从早上坐牛车到傍晚可以到大黄村那里借宿歇一晚,然后第二天早上继续出发,约莫下午时分就能到镇上。

如果到城里就快了不少,在镇上等大客车只要半天功夫就能到城里了。

但是土里刨食的小山村农民,那里有钱坐车去城里玩耍,土里的那点粮食都进自己肚子里去了,至于多出的粮食也卖不出什么钱,而且要走两天路才到镇上,基本没几个人去卖。

虽然贫穷落后,却没多少村里人跑出去,毕竟才90年代,思想开放的人不多,村里人大多还是守旧宁愿守在村里的。

但是新一代的年轻人就不同了,总想着见一见外面的花花世界是多么的美妙。

石土豆,是一个年近十三岁的小屁孩,为什么说还是小屁孩,因为他不知道是发育慢还是山村口粮不好,快十三岁了还是个小个子,和十来岁小屁孩差不多的样子。

至今都在隔壁村和一群小孩子们读书。

村里条件差,周围几个村子都没学堂,最后一起集钱才在靠中间的村子里盖了个学堂,选了个读过书的老人教孩子们读书认字,希望能读好了,考到城里中学出人头地。

这天,石土豆放学回家,看见王强,王小山,周小八鬼鬼祟祟的样子,想了想就偷偷摸摸的跟了过去,没想到半路上就被他们发现了,石土豆吓的赶紧跑了。

因为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都是十八九岁的人了,而且还是村里的痞子,动不动就打骂勒索小孩糖果,小孩没钱,也就点吃食。

再就是调戏小姑娘,还有偷东西。

石土豆虽然怕他们,但还是想偷偷摸摸接近他们,因为他们三个痞子经常往外面跑,据说还去过城里,而且他们在一起总说起城里的事情,石土豆偶尔偷听过几次,觉得很是新奇,过瘾,偶尔还说些黄色的东西石土豆虽然听的不太明白,但是总觉得莫名兴奋,连小鸡鸡都变大了,变的硬邦邦的,又兴奋又有点尿不出来的难受。

石土豆左绕右窜的甩开他们三个痞子后又想起了他们之前聊的黄色东西,心中恋恋不舍,又偷偷摸摸跟过去,只不过这次更加的小心翼翼。

跟了不久,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来到一个荒废的破土房子里,土房子垮了大半,三人在土房子里的身形很是明显,石土豆趴在不远处的杂草丛里面,杂草很高,趴下去基本看不见。

石土豆见王强,王小山,周小八在破土屋里往外面扫视了一番后,才偷偷摸摸的蹲下身摸出了件事物,然后三人围在一起小声的说著什么,由于声音太小,石土豆听的不是很清楚,又小心翼翼的靠近了点。

哇,你又去城里了,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这不是书么,我又认识不到几个字,有什么好看的。

蠢!这是书么,这是我偷的写真集!写真集知道么?就是黄书!而且全是美女照片,还是彩色的,不穿衣服的那种!真的,快让我看看!给我,我也看看!别抢,大家一起看!……石土豆听到黄书,美女,不穿衣服,顿时又感觉莫名兴奋起来,小鸡鸡又有了那种胀鼓鼓的感觉。

哇,这个美女好漂亮的,比隔壁村的那丫头漂亮了百倍!切,隔壁村的丫头算什么……你不是说不穿衣服么,可她身上怎么还有两块布遮挡啊?什么两块布,这叫那什么来着,对比基尼!说是这样穿比没穿更性感!啥是性感?就是勾引人!确实勾引人,我受不了了,我要来一炮,干死她,让她勾引我!我也要来一炮,我选这个翘屁股的,这一页给我!不行,你翻页了,我就干不到她了。

……刺啦~你们干嘛,把我书撕了!撕了好,咱们一人分一份,找喜欢的美女干她们。

我要这几个美女了,真他娘刺激!刺啦,刺啦,刺啦~喔喔,干死你,干死你,勾引我。

不行了,不行了,射死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石土豆在外面听的小鸡鸡胀鼓鼓的,心里面痒痒的,不知道他们看到的是什么样的美女,怎么勾引他们的,到底是怎么个刺激法,只可惜他不敢动一下。

过了一会,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个痞子嚎完喘息了一会,又说了几句才离开了。

这几个美女我拿了,晚上再干死她们!我要这几个,晚上干完,再让她们在梦里再勾引我,我在梦里再干死她们。

你们就这点出息,过些天我再偷点东西弄点钱,去城里看黄色录像,比这个强多了!强哥,你带我们一起去啊,我们还没看过黄色录像呢。

切!你们有钱嘛?没钱,要不强哥你给点?以后还你我这有一块钱,够嘛?够个屁,拿来,等我看了讲给你们听……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一边说一边走了,等人都走没影了,石土豆才爬了出来,裤裆胀鼓鼓的跑进破土屋里找他们说的那些勾引人的美女,找了半天,除了几滩腥臭的液体,什么都没有找到。

看来他们把美女带走了,不知是怎样的美女,不知道晚上能不能梦到她们也来勾引勾引我啊。

直到晚上睡觉石土豆还恋恋不忘。

从这以后石土豆每天都开始留意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他还想听听那黄色录像是什么样子的。

过了快一个星期的样子,石土豆终于发现了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三人的身影。

王强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王小山和周小八讨好的跟在后边,一人提着一瓶白酒,一人拿着包花生。

石土豆跟着他们来到了河边,看着他们折腾了半响,弄了几条小鱼螃蟹才坐在河边生火烤著吃。

烤著小鱼螃蟹,王强慢慢的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一副享受的模样。

而王小山和周小八却等不及了,纷纷叫嚷开来。

王哥,王哥,你不是去城里看了录像么,是什么黄片啊,好看不,给我们说道说道啊。

是啊是啊,有之前那写真照片好看么?切,你们就不懂了吧,比那写真好看多了,那是会动的知道不?而且还不是穿的比基尼,是真脱光光的那种,那滋味就别提了。

王强喝了口小酒,抹抹嘴,回忆著那滋味说著。

快说说,脱光了后怎么了?脱光了是啥滋味,快给说说。

不不不,脱光了还不是最好看的,没脱光的才是最好看的。

王强像回忆起了什么,话锋一转又变了。

没脱光好看?没脱光那还看个啥?比基尼么?那是好看,我这几天干了她们好几次了。

切,比基尼算什么,丝袜知道不?王强又咪了口小酒说道。

丝袜?那是什么?不知道,王哥快说说。

王小山,周小八急不可耐说著。

丝袜啊,其实就是一种袜子……袜子啊,就我脚上这个?王小山顿感失望,搂起裤子,露出又脏又破的袜子。

滚,哪是你这种袜子,那是女人穿的……女人穿的,那也没好到哪去啊,不就是花花绿绿的么。

滚滚滚!那是布袜子!丝袜可不一样,哪是薄薄的,透明的,会发光,可以从脚穿到屁股上的,就像裤子一样。

女人穿了腿上亮亮的,好看极了!透明的?会发光?这么好看?那是……河边有很多高高的芦苇,石土豆小心翼翼靠近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听到他们说到了丝袜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丝袜是什么,但小鸡鸡却又莫名的胀鼓鼓了起来。

你们不知道吧,那女人穿了丝袜,那别提多好看了!录像里的那男人看到那女人穿了丝袜,那眼睛都登出来了!这么厉害?那王哥你的眼睛也登出来了么?那是!不止是我,周围那些看录像的脑袋都伸直向前看!哇……还有更厉害的,那男人看了那女人的丝袜后,把自己衣服一通撕扯光了,鸡鸡都露出来了,本来鸡鸡还不大的,结果你们猜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那女的用她穿丝袜的腿在他鸡鸡上那麽一勾,他鸡鸡立马变大了冲起来了!这么厉害?我也想用丝袜给我勾一下。

我也想,我也想!后来呢?后来那男的抱起她的丝袜腿一通狂亲,麽麽么!那滋味~王强仰著脑袋舔著嘴唇好似回味着那没尝过的味道。

王小山,周小八也幻想着。

香么?好吃么?腿还不是最好吃的,王强回味过来后说道。

那什么好吃?那男人从脚一通亲啊,亲到小腿,又亲到大腿,这女的还没什么,一直亲到她尿尿的地方……尿尿的地方,那能亲么?尿尿的地方,那不臭么?你们两个懂个屁!能不能亲,那男的不知道啊?没看他亲的多带劲么,他脑袋埋那女的两条腿里就对着她尿尿的地方不停的嘬!不好吃他嘬个屁啊!真的?真这么好吃?那是,嘬的那女的都受不了了,不停的叫唤,两条腿不停的摆来摆去,最后嘬的那女的啊的一声都瘫了。

这么好吃,我也想尝尝。

我也是。

后来呢?后来那男的嘬过瘾了,咦,酒呢?都让你们喝光了?还讲个屁,再给我弄瓶酒来!王哥,没了,要不下次再给你弄酒来,你先接着讲。

是啊,王哥,讲完我们给你弄去。

少骗我,没酒免谈!别啊王哥…………闹了一通,还是没讲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痞子把剩的东西吃完离去,石土豆也听的异常兴奋,小鸡鸡胀鼓鼓的,感觉就像被堵住的火山爆发不出来。

第二章初偿丝味自从石土豆知道丝袜后一直恋恋不忘,而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后来也没有遇到过,那个黄色录像里的后续情节不知道讲没讲过,而这个时候村里传出了个新消息,据说村里的王大憨二叔在城里当官了,还要给王大憨娶一个城里的漂亮小媳妇。

这消息一出整个村里都轰动了!王大憨是谁,那是个二傻子!憨子!自从小时候扒蜂窝被蜜蜂蛰了摔倒水坑里就成傻子了,就像几岁的小孩子一样,只知道吃喝玩!不过他家里条件好一些,虽然家里只有他爷爷一个,他奶奶去世了,他爸也去世了,是当初山里打猎遇到狼群,保护了他二叔而亡的,所以他二叔去城里后一直对他不错,时常寄些钱和东西回来。

而他妈也去了城里却跟另一个有钱的男人跑了。

可没想到时至今日,王大憨二叔居然在城里混出了个名堂,都当上官了,还给王大憨找了个水灵灵的城里姑娘做媳妇。

而且就在七天后就嫁过来,说是七天后就是今年最好的良辰吉日。

随后七天日子里,村里人大多都议论著城里的那个姑娘是什么模样,是水灵灵的?有多漂亮?和村里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而石土豆这天又发现了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悄悄的跟在后面听他们的谈话,想知道黄色录像里面的那个穿丝袜的女人后来怎样了。

可惜听了半天都没有再讲丝袜女人的内容,而是讲起了王大憨的城里小媳妇。

王哥,你去过城里,说说城里的小媳妇长的什么模样,漂亮不?对对,王哥,你说说,有写真照片里的美人那麽漂亮么?那当然,虽然城里的漂亮姑娘不是很多,但有的不比写真里面的美人差多少!只不过都穿的太多,裙子也很长,看不清里面有没有穿丝袜……最后一句是小声嘀咕出来的,看来王强也对那丝袜恋恋不忘啊。

真有那麽漂亮?那结婚闹洞房那天咱们一定要好好耍耍。

那是,当官二叔给憨子找的小媳妇一定不会差!……转眼就到了王大憨结婚娶媳妇那天了,一大早就屋里屋外装扮的红红火火的十分喜庆。

只不过城里路远,不知要什么时候才会到来,不过王大憨二叔毕竟是当了官,应该会有车接送,要比牛车快多了。

来了,来了!时至下午,随着一声呼喊,远远的,一辆吉普车带着一辆拖拉机驶进了小山村里。

哇,还是坐车来的呢。

大憨二叔真是发了啊,都有车了都。

看那拖拉机上好多东西啊,都是嫁妆么?……王大憨家门口挤满了村里人,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也混在其中,石土豆也挤到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后面听他们议论。

这时吉普车停了,驾驶室下来一位中年男子,穿着西装,一副挺有派头的模样,正是王大憨的二叔王立社。

王立社下来后走到吉普车另一门边,拉开车门,只见一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嫩白美腿伸了出来,美白的小腿在下午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丝丝光泽,感觉十分的细腻丝滑,顿时看呆了围着近的老少爷们。

等另一只嫩白美腿落地后,人们终于看清了新娘的穿着打扮。

一身红色的贴身旗袍,旗袍两侧一直开口道大腿之上的位置,都快接近腰部了,山村多风,风一吹,旗袍下摆摆动,露出了整条在阳光下发出丝丝光泽的嫩白美腿,如果风再大一些,还能窥见圆润白皙的半侧美臀。

两只同样嫩白的玉臂裸露在外侧,只不过没有腿上的那种丝丝光泽,头上盖著红盖头,看不清模样,但只看这诱人的身段就能让人觉得这一定是个漂亮的新娘。

哇塞!你们看到了么,这新娘子好漂亮啊!你们看到了么,她的腿好白,好亮啊!是我眼花了么,她的腿好像在发光呃。

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也开始议论起来。

这这这,这是丝袜吧?没错,一定是,跟我在城里看的黄色录像里的丝袜一个感觉!王强目瞪口呆,惊讶中又有些惊喜,带着兴奋的说道。

王哥,这就是你说的那种丝袜?果然好看啊就是,还真会发光,这光挺好看的。

真想上去摸一把看看。

我不光想摸一把,我还想亲亲看,是不是王哥说的那麽香。

别急,咱们今晚要狠狠的闹洞房,要把她们都灌醉了,到时候就……石土豆在听到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说道丝袜的时候就奋力往前挤,想看看令他心痒痒的丝袜到底是什么模样。

等他挤到前面,看着新娘被喜婆牵着往屋里走时从旗袍两侧露出带着丝丝光泽的嫩白美腿后,顿时觉得时间都停止了,周围的声音也渐渐远去,心脏扑通扑通跳的厉害,小鸡鸡突然涨了起来,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一直到新娘进屋看不见后才清醒过来。

心中恋恋不舍的追了进去想再看一眼,想一直的看下去。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闹洞房咯!没有哪次村里娶媳妇能有这般动静,这般激动的了,全村老少爷们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的往洞房里面钻,似乎想乘乱摸一把漂亮新娘那散发着丝丝光泽的嫩白美腿。

石土豆也兴奋的往洞房里面挤,只可惜人小力气更小,根本挤不进去,只能听见洞房里面噪杂的呼叫声,笑闹声。

走开!走开!别碰我媳妇!村里男人都往新娘身边挤,伸出手都乘乱往新娘身上摸,有的摸新娘的美腿,有的摸新娘的美臀,还有大胆的向新娘的一对美乳伸出了手。

新娘被吓的连连娇呼,王大憨看见自己的媳妇被人欺负了,不高兴了,伸出粗大的胳膊开始推人。

别看王大憨人傻,但是他在二叔的照顾下吃的好喝的好,人长的粗粗壮壮的,两手一推,顿时推的几个人往后仰。

这时被推的几个人不干了,立马推搡起来,王大憨挨了几下生气了,操起脚下的凳子就开始砸人了。

快跑快跑!憨子打人了!没一会功夫,闹洞房的人都跑光了。

石土豆在洞房门口看了看,不敢进去,随后听人招呼道开饭了,便去吃饭了。

酒席上,石土豆依旧对那散发着丝丝光泽的美腿充满牵挂,整个人茶饭不思的,原本极少能吃到的各种鸡鸭鱼肉都不想吃了,随便吃了几口就下了酒席,又往洞房那边摸去。

进了洞房发现没人,在洞房里摸索了两圈,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躲到床下等新娘吃完饭回来,这样可以更近的看到新娘那双带着丝丝光泽的美腿。

石土豆躺在床下,心中想着美好,不知不觉中酒席也吃完了,只听见一阵脚步声,王大憨和新娘被几个男男女女送了进来,放到床上就离开了,临走时还说著可惜,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石土豆在床下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床上是什么情况,王大憨和新娘是喝醉了还是在躺着休息?过量一会,见他们两个还没动静正准备爬出来看看,这时洞房的门嘎吱一声,偷偷的被打开了。

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偷偷的打开洞房的门,鬼鬼祟祟的溜了进来,来到了床边。

王强伸出手轻轻的推了几下王大憨,叫道憨子?憨子?见王大憨没有反应,又稍微加重了力道和声音,确认王大憨没动静后松了口气。

然后又开始测试新娘的反应,见新娘也没有反应后,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才轻松起来。

我就说嘛,灌了她们这么多酒,还能醒著算她们厉害!就是,王哥海量,收拾她们还不是小菜一碟!王哥,接下来是不是,嘿嘿嘿~先把这个大憨子弄下床,太占位置了。

好嘞,走起,一二三!……不行啊,王哥,这憨子重的跟猪一样,弄不动啊。

就是,王哥,这憨子没准比猪还重!那算了,你们把桌子上的东西拿开,把新娘放桌上玩。

好嘞~……收拾干净桌子,王强把新娘抱到桌子上,三人围了过去。

这就是丝袜啊,摸起来真他娘的舒服啊~王强摸著新娘嫩白的丝袜美腿,满足道。

这就是王哥你说的丝袜,摸起来好滑啊,滑不溜丢的。

王小山摸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丝袜真勾人,让我亲一个,看是不是跟王哥你说的那麽香。

周小八摸着摸著,抱起新娘的丝袜美腿就亲了一个。

么嘛,香,真香,再亲几个,么嘛,么嘛,么嘛!我也来亲几下,么嘛,么嘛!王小山也学周小八擡起丝袜美腿亲吻起来。

王强则把新娘的一双丝袜美足举起来覆蓋在脸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露出一脸满足和沈迷之色。

裤裆立马鼓了起来。

老子受不了了,王强说了句后飞快的扒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一条胀鼓鼓的鸡巴。

教你们玩个新的,这是我在城里黄色录像里面学的,看好了。

王强说著,把新娘的一对丝袜美足脚底对脚底按在一起,在两只足弓的脚心位置形成了一个美妙的圆形空隙。

看见脚中间这个洞了么,这就叫足穴,把鸡鸡往这里面一插,滋味别提多爽了!王强说著,挺著胀鼓鼓的鸡巴往丝袜美脚形成的圆形空隙中间这么一插,在温润玉足柔嫩感和丝袜的丝滑摩擦中爽的倒吸口凉气。

嘶~,真他娘的刺激啊!王强喊了声后就抱着这双丝袜美脚不停的用鸡巴来回摩擦,脸上露出一脸的陶醉之色。

王哥王哥,让我也试试。

王小山喊道。

而王强根本不理。

周小八看王强陶醉的只顾自己爽了,想了下也脱下裤子露出同样发胀的鸡巴开始往新娘的丝袜大腿上蹭。

你还别说,这丝袜蹭的鸡巴真舒服,爽滑爽滑的。

周小八边蹭边对王小山说道。

真的?嘿,还真他娘的舒服!王小山学着周小八拿出鸡巴蹭著新娘的另一条丝袜大腿满足的说道。

石土豆在床下看的口干舌燥,小鸡鸡立马变的胀鼓鼓的,有点难受。

而这时听到床上似乎有动静了。

王大憨迷迷糊糊的醒来,看见王强,王小山,周小八三人正围着自己的媳妇像在欺负她,吼了声,拿起凳子就冲过去打他们。

王强正眯着眼睛享受着美妙的丝袜足穴,立马被凳子砸到背上,痛的趴到了地上,气的喊了句干他!。

而王小山和周小八还来不及提裤子,一个胳臂挨了下,一个一边提裤子一边躲,算是躲过去了。

接下来几人大战到一起,王大憨挨了几下好似没感觉一样,王小山和周小八两人心生怯意叫道王哥咱们先退,等她们睡着了再来!王强不甘之余只有退去。

王大憨提着凳子追出门,见他们跑的飞快,只有又提着凳子回来,关了门,坐在桌边一手搭著新娘,憨憨一笑,脑袋搁在桌上又睡了过去。

石土豆又等了会,感觉王大憨是真睡过去了,偷偷的爬出来,爬到了桌子底下,看着从桌上垂下了的两条嫩白的丝袜美腿,心跳不已。

伸出手,掌心轻轻的覆蓋在丝袜美腿上,掌心传来柔嫩的,有弹性的,丝滑般的感触,都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先是一只手,然后是两只手抱着丝袜美腿,轻轻的抚摸,忍着强烈的心跳和激动,把嘴凑过去亲吻住嫩白的丝袜美腿,顿时嘴唇上传来女人的幽香和丝滑的感触。

这种感觉美妙极了,石土豆亲吻着丝袜美腿,感觉小鸡鸡越来越涨,好像要爆炸了一样,欲爆发而不可得,便退下了裤子,学着王强把新娘的一对丝袜美足脚底对脚底按在一起,在两只足弓的脚心位置形成了一个美妙的圆形空隙。

然后挺着要爆炸的鸡鸡从这个美妙的空隙中插了进去,丝袜的爽滑摩擦著石土豆的稚嫩龟头,稚嫩的龟头第一次感受到这种丝滑摩擦的美妙和双足脚心柔嫩的压迫感,鸡鸡如同火山爆发一般,一股处男精液立马喷射而出。

石土豆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好似升天一般,膨胀的鸡鸡在丝袜美脚的包裹中,精液一波波的喷涌著。

过了好一会,石土豆才回过神来,看着停止喷射精液却依旧胀鼓鼓的鸡鸡,和被精液浸染的一塌糊涂还依旧包裹着鸡鸡的丝袜美脚,回味着刚才的美妙感觉,又用还胀著的鸡鸡抽插起来。

被精液浸染过的丝袜美脚比刚才多了分润滑,抽插起来更顺滑了,龟头在丝袜足穴中伸进伸出,润滑的丝袜脚心包裹压迫着龟头,石土豆直感觉超爽超刺激,没一会,第二波处男精液喷涌而出,只不过没第一波喷射的激烈,大部分精液都流到丝袜美脚上,让原本被精液浸染的一塌糊涂的丝袜彻底浸湿了,像洗了个精液足浴一般。

石土豆再一次体验到美妙的爽感,只觉得身体又点软,像累了一般,不过看着依旧挺拔膨胀的鸡鸡,和湿透的丝袜美足,心中还是充满兴奋的感觉,不肯停下,继续抽插!连射两次后,稚嫩的龟头似乎变的敏感起来,脚心的丝袜摩擦让稚嫩的龟头传来一种麻酥酥过电的感觉,这种感觉让石土豆既觉得刺激麻爽,又有点受不了的感觉,让石土豆不太敢抽插了,不过还是爽感占了上风,既然鸡鸡不敢插,那就用双手抱着一双丝袜美脚来回搓。

啊.啊..啊.啊..啊…石土豆稚嫩的龟头被丝袜脚心来回搓揉的酸麻颤抖,感觉要爽死了,要升天了!终于,在丝袜脚心搓揉中,石土豆只感觉鸡鸡不受自己的控制开始乱喷乱射了,尿和精液像炸开的水管四处喷射,想停都停不下来,直到喷射完毕后,原本胀鼓鼓的鸡鸡也焉了下来。

看着一双被喷满了尿液和精液的丝袜美腿,石土豆意犹未尽,用湿淋淋丝袜美脚拨弄著焉下去的小鸡鸡,小鸡鸡似乎罢工了不肯擡头,石土豆只有作罢。

休息了一会,是石头才清醒过来,既觉得刺激又有点后怕,看了看被喷满了尿液和精液的丝袜美腿,觉得怕被人发觉,大起胆子爬出来,看王大憨和新娘都没反应,伸手在腰间摸索著把新娘的丝袜跟脱裤子一样脱下来,而这时门外又传来了脚步声,石土豆吓了一跳,赶紧抓着丝袜钻到了床底下……


相关文章:
我在健身房的故事
留学生涯
荒岛夺妻
名校校花的自述
上日本朋友女友
中古妻贩卖
在丈夫面前被别人侵犯的人妻
十年前偶遇极品三胞胎的囧事
肉感继母奸淫录
开苞大会

热门小说:
三体外传之程心的幸福
美丽的新娘被闹洞房的人轮番淫污(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经历
我与淫妻的真实经历
换妻奇遇之换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乱伦大混战
戏院的人妻
水运会凌辱名校傲慢学生妹
淫荡校花